奥特曼故乡的喵呜

纳尼么奈

润玉×荼姚,起名无力,看图吧文字不知道哪个犯禁了🙊

CP:润玉×荼姚;BGM:《天地不容》-胡鸿钧

       技术渣也按捺不住想要剪的心。HE来的嘻嘻【为了你,即使天地不容又如何】B站地址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4328142/【这个打不开的,可以点评论的链接】

请结合歌词跟以下大意看:

       润玉对荼姚暗生情愫,荼姚装作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润玉为了荼姚触犯天规受罚,荼姚才不得不面对润玉的感情,同时为了润玉一力承担剩下的惩罚,被废天后之位且被囚牢狱中。

       润玉十分痛苦因此下定决心进行兵变夺取天帝之位,救出荼姚。

       计划期间也不时去看望荼姚,但每次去看她心上的痛就加一分。最终兵变成功,润玉称帝,也救出了荼姚。润玉表明心意,荼姚却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许多年后,荼姚终被润玉打动,两人终于在一起了。

渣剪

所以我又剪了啥🤣手残党的悲哀【荼姚×润玉】囚鸟 UP主: FromM78的喵呜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2429846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EBD06B87-4CFD-4EC1-B80E-233095B1E97217345infoc&ts=1537842060461

安蔷薇×吴杨寸

安蔷薇×吴杨寸

By:喵

 

情景环境:安组长背锅停职在家,吴杨寸忙碌一夜未睡回家给她做饭。(参考韩剧LIVE第15集以及部分是脑补的。脑洞源于梦里2333333多做几个这样的梦就好了,在梦里吃糖吃到笑醒。写出来的永远没有梦里的甜!气哭!)

早上

       吴杨寸在做饭,准备上学的儿子看到后问道“爸爸,你彻底搬回来住了吗?”“不是。”“真烦,直接搬回来多好啊。”说完便走了,吴杨寸看了一眼儿子又继续手中的活儿了,笑说道“臭小子,爸爸不在,没人唠叨,多好啊。想爸爸搬回来只是说说而已的吧。”准备出门的女儿也说道真烦,不要说让自己好好过的话什么的。吴杨寸不解的问道:“什么?”女儿说:“.…爸妈那么尽忠职守、老实本分…颁奖都来不及,居然弄了个重处罚,疯了吗?”“重处罚?”吴杨寸一脸茫然,女儿无语让爸爸自己去问妈妈,然后出门了。原来安蔷薇背黑锅受的处罚是停职,而不是减薪,这让女儿很愤怒,妈妈这么尽忠职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处罚,真的让人觉得不公平。这时安蔷薇通着电话从房里出来。电话那头是吴杨寸的爸爸,他看到报道后便打来电话想要安慰一下儿媳,但却因不太擅长而不知道说些什么,安蔷薇也明白懂得老人的心,反倒安慰他说理解他也感谢他对自己的关心,她会好起来的。接着便把电话拿到吴杨寸耳旁,吴杨寸说自己晚点会回那边,便被爸爸教训道干嘛老是往这这边跑,跟安蔷薇那好好过就行了。说完便挂掉了,这小子放着老婆自己过真是傻瓜。看不下电视报道,他生气地关掉了骂那些拿安蔷薇当替罪羊的所谓高层。

       通完电话后,安蔷薇无力地躺在了沙发上。真的是太累了,生活真是艰难无奈,自己面对那莫须有的诬陷跟惩罚真是太无力了,尽心尽力到头来却被那些真正该受罚的人当棋子一样利用、丢弃,啊不管了,要疯了。吴杨寸望向沙发上皱着眉的安蔷薇,心里很痛,他何尝不是这样被罚的?面对心爱的人也遭到这样的对待,心里也是不好受。想着便走向她,坐在她边上,看着她道:“努娜,我给你唱歌吧,这样你会开心点。”他能做的他希望的就是让她心情好点,没那么难受,事情虽然已经这样了,但生活还得继续啊。他可不想她老是皱着眉头难受的,她不安他会更加不安。“好。”她对上他的眼睛,明白他的心思,这时候有他在身旁真好。他轻哼着歌,抚着她的脸。她闭上眼静静地听他唱歌,心渐渐平静下来。他看着她的样子,针织衫牛仔裤光着脚,想起在现场的她……她脸上的倦意让他心疼不已,想要亲亲她抱抱她。他慢慢地靠近她,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。她睁开眼,故作严肃说着:“呀!臭小子,让你唱歌安慰我,还吃你努娜我的豆腐啊。”吴杨寸没忍住笑了出来,会开玩笑了,看来心情好多了。“哎呀,努娜!这样也叫吃豆腐吗?真是……”安蔷薇看着他装的样子也笑了出来,氛围也轻松起来了。看着她笑起来,他心情也开朗起来了,说我吃你豆腐那我就吃个够本,不然怎么对得起这项“罪名”呢。阴笑着:“努娜,我要为自己正名,要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吃豆腐。”说着便扑向安蔷薇。“呀!……”她还没喊完便被吴杨寸紧紧抱着,压在沙发上,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吻住了。被他吻着,只能发出呜咽声来表达不满这个坏小子就会欺负她。安蔷薇不服地瞪着他,吴杨寸只好稍稍离开她的唇,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努娜,我很想你,真的,很想你,我们就这样待一会再吃饭好不好。”他看着她像是有星星的眼睛,沉溺在里面,此时此刻他只想吻她抱她,以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意,他爱她想她心疼她。“就一会。”她应着,她何尝不也是爱着他心疼他的?这一行太不易了,彼此都太不易了。得到同意的他就更加用力了,箍着她都要喘不过气了。“呀!吴杨寸,你要箍死我啊,不要这么用力啊,我又不是犯人,又不会跑掉啊。”安蔷薇不满地说着,抱就抱还想要我命吗?这小子。“对不起,努娜,我太激动了哈哈哈。”傻笑着又吻了上去,同时也放轻了抱她的力度,他的手借力撑着,紧贴着却又不会让她难受。抱着是不会难受了,但是吴杨寸这小子也太粘人了,粘上她就不放开了,尽情地吸吮属于她的气息,呀呀呀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。她实在是受不了了,用手拍打着他示意他停下来,他也晓得了,他的努娜需要补充一些新鲜空气。笑着离开她的唇,搂着她笑道:“努娜,得要这程度才算是我、吴杨寸吃你豆腐呢,但是其他人就算是碰你一下就是吃豆腐,那是绝对不行的。”安蔷薇看着他真是好气又好笑,“啧啧啧,知道了,吴杨寸警卫,快去准备饭吧,我饿了。”“是,安蔷薇警监。”抱着她又亲了一下才放开,走过去准备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饭桌上,他们边喝酒边谈论着,糟心的事他们夫妇都遇着不少,让人泄气,让人心疼,真是既辛苦又无奈。

    “吴杨寸,突然间好困啊。气到一夜都没睡呢。”“睡吧。”“被子得要换呢,案子频发,被子都没来及换了。”安蔷薇略带倦意地看着吴杨寸说到,“我来帮你换。”他马上接话道,连忙行动起来。他们的默契大概只要对方的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的意思了。“你也得睡吧,都忙了一夜了。”安蔷薇依靠在门边看着在换被子的吴杨寸道,“我在外面铺被子。”吴杨寸回头道,安蔷薇心里无奈:想让他留下来陪我,这傻瓜都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吗?看着他说:“在这里睡吧。”说完便上床去了。他是真不懂,还以为只是让他待在房间里不同床,毕竟之前闹离婚时她不让他跟她一起睡,还说他抱着她让她起鸡皮疙瘩。听着他在房间里铺被子的动静,她闭着眼睛忍不住再次出声:“我说,睡我旁边,傻瓜。”哎一古这时候就成榆木脑袋了,真是。他听完她的话后,看着床上的她,眼里藏不住的笑意大概都要溢出屏幕了。愣了几秒说着:“我把被子放进洗衣桶里就来。”他的内心早就压抑不住了,想要狂吼!安蔷薇心里道无奈真是傻瓜啊,呀,我怎么会爱上这样的傻瓜啊。吴杨寸收拾好后便傻笑着回到房间,看着侧卧的安蔷薇便轻轻掀开被子,挪到她旁边,搂着她入睡。感受到身后人的气息,她喃喃一句真是傻瓜后便睡去了,连日来的这些事情真是太累人了。吴杨寸搂着她答道确实、我真是个傻瓜啊嘿嘿。揉了揉她发丝,再轻轻吻了吻她,抱着她沉沉地睡去了。

      下午,补了一觉的两个人都觉着精神好多了。姿势还是保持着吴杨寸抱着安蔷薇的状态。她枕着他的肩膀,心里有种安定感,而他也感到安心,就是彼此身心都连在一起的感觉,给予对方力量鼓励。吴杨寸靠近她的脖子,他的呼吸让她感到痒痒的,“吴杨寸,痒。”安蔷薇带着刚睡醒的慵懒的语气说着,“真的?”说着他又恶作剧般再靠近一点,就差贴上去了。她慢慢转身过去推他,还没来得及就被他抓住了手,往回一拉便整个人嵌在了他怀里一样。她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声也不多说什么。“努娜,这样的穿着睡着是不是不太舒服?要不换一套吧?”吴杨寸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可响了,换衣服前要先脱的呀,脱了就没那么快能换好的。“也是,帮我拿套睡衣来吧。”安蔷薇并没有想太多,还是换个睡衣更好。“努娜,衣服。”他把衣服拿给她,然后默默地盯着她,让她觉着哪里不对?眼神?微笑?真是奇怪。安蔷薇开声:“你也去换吧,看着我干嘛?快点去。”“努娜,我来帮你换吧。”说着便上手起来,“呀,你这坏小子真是没安好心哪!快点放开我,痒~”安蔷薇一边打他手一边喊道,“不要!努娜来,你的年下来为你服务来了,作为吴杨寸唯一的女人,请尽情享受吧嘿嘿。”天知道,他忍了多久,努娜真是个磨人妖精。

    “呀,吴杨寸,你不累吗?像个疯子一样。”安蔷薇无力地躺着,刚刚睡了那一觉又没用了,精力快要被旁边的人耗光了。始作俑者还不肯停下来,亲吻着她,令她身体又起了反应。“不累,因为是努娜啊。”呀,真是什么鬼理由还说得理直气壮的。“吴杨寸……”三字还没说完便被他插话“最后一次,努娜。”以唇封话,阻止她说话,他实在是太想她了,真是要疯了。然后两人因为实在是太累了,决定维持原样再补一觉。安蔷薇觉得以后绝对不能再上当了,吴杨寸就是个疯子,疯子。那边吴杨寸倒觉得今天真是大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wuli努娜真是可爱又美味哪,来日方长多的是机会。

 

 PS:依旧糖是CP的,锅是我的。

(被预告吓到了,赶紧产个粮压压惊。我相信我的CP是he的,不然我真的会哭的QAQ梦里、洗澡、预告真的会刺激脑洞的2333333333)

纲吉×阿久里3

By喵

 

他可以为她狂也可以为她静,很矛盾很奇怪,其实这并不矛盾也不奇怪吧。

 

    “阿久里,去沐浴吧。”眼前带着微笑的男子轻声道,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刚才把她吃干抹净的人不是他一样。然而下身的交合却令她羞愧,只得颤抖的开口道:“将军大人,您可以先让老身退出来吗?”说完便转过脸不再看他。看着羞红脸的阿久里,纲吉很满足又开始逗弄她了,带着一丝戏谑说:“阿久里,我说的去沐浴——不是我一个人沐浴而是我们两个一起沐浴哦。”轻轻捧起她的脸吻了吻她的唇,果然阿久里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呢。“将军大人……”“还有,阿久里,以后不许再自称老身,直接用‘我’;叫我呢、嘛就叫我纲吉大人好了。明白了吗?”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了,他看着一脸茫然的她真的好兴奋高兴,真是可爱呢!抱紧她吻住她,慢慢退出来虽然眼前人依旧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。不是不可以直接这样带着她走,他只是想顺一下她的意,这也无妨不是?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……”再吻一下,“将军……”再吻,“阿久里,不听话可是要惩罚的哦~”他眉眼间洋溢着笑意,此刻倒像是夫妇之间的调笑情趣,她有些恍惚但还是立马反应过来,“纲吉大人,老身…我来伺候您沐浴吧。”说着便挣脱他的怀抱,做出一副请的状态,就当刚刚他说的一起沐浴只是耳旁风而已。哈哈哈也罢,反正你也逃不掉的阿久里。拉着她手随她的引导走到浴桶旁。不得不说,他真的很喜欢她拉着他的感觉,她的手相对于自己来说真的很小,纤细柔软,握住就不用担心她会跑掉了。心想着手上加重了点力,阿久里身子微微颤动还是继续引着他。阿久里不是不知道他让她改口称呼的用意,他希望他们如同普通的夫妇一般,但这怎么可能呢?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天大的错误,为何是她?为何偏偏就要她呢?

    “阿久里,为我宽衣吧。”他的语气真像丈夫的语气但他却不是自己的丈夫,现今她到底算是什么?梦何时方可完结?边想着边为他宽衣,她不敢直视他的身体即使他们彼此已经有过深入的了解,脸颊微微发烫,有紧张也有不安。继续低着头扶着他进入浴桶,他让她为他捏肩“阿久里,帮我捏捏肩吧,刚刚忙完真是有点乏了。”嬉笑着说出口,果然阿久里就更加羞涩了,但也得按着他说的来做。她不敢放松,眼前这位将军大人她可惹不起,更不知道他还会耍什么把戏来捉弄她,还是顺着来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屋内气氛一时静了下来,偶尔的水声都能拨动两人的心弦。“阿久里累吗?”他轻轻抚上她的手,把脸靠上去,就像小时候在她跟前撒娇的样子。这孩子气还是没变,可惜都回不到从前了。“纲吉大人,我不累。您沐浴好了吗?我伺候您穿衣吧,久了怕是会对您的身体不好的。”阿久里就像火苗,一靠近她,他就觉着自己在燃烧。他沉溺于她的温柔、她的笑、她的美……她的一切他都想据为己有,让她成为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,这样她就永远属于他了,任何人都抢不走她了。阿久里见他似乎走神便再次出声,“纲吉大人?”他加重手的力度,阿久里觉出不妥想要挣扎逃开,速度却不及他快,被他起身转身一把抱进了桶中,她的衣物瞬间就被浸湿了,她惊呼着,再一次被他吓到了。“纲吉大人,您这是做什么?快放开我,这会着凉的!”他不作声,把她圈在怀里,紧紧地紧紧地。她不安地挣扎着,“纲吉大人!”她怕,她怕他。“阿久里,我是真的喜欢你的,你懂吗?只有你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,就这样静静地让我抱一会吧。”他语气里透着依恋同时略带一丝无奈,我就这么可怕吗?阿久里?她有些触动,有些心疼,任由他环抱着她。他一开始真想试一下鸳鸯浴的滋味,但是现在只想好好抱一会她,靠在她身上的感觉真好,没有大奥里的那些算计,也不用烦心政事。她知道作为将军大人的身不由己、艰辛不易,她可以心疼他但她不接受他对自己的情意,她接受不了一个视如己出的孩子竟会对她做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的身体可以密不可分,可心呢?


纲吉x阿久里2

    by喵

     真是个好梦(p≧w≦q)

       将军大人是什么时候走的,阿久里也记不清了也不想记得,缓了缓咬牙把衣服穿好,收拾一下包括自己,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,她多希望那只是一场噩梦,醒来后一切都如初,她还是成贞的妻子、可以与他一起日常嬉笑直到死亡。然而现在她要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丈夫以及女儿等人呢。然而头上散落的几根细发就时刻提醒着她,这是真的,不会轻易过去了的。阿久里的眼里似乎已无生气,茫然无措不知该如何做,到底她还能怎么做呢?毕竟他还是会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成贞冷静下来,慢慢走近妻子。他只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,阿久里可是他心尖上的人,如今自己却眼睁睁看着她受伤害无法施救,他比谁都更痛,事到如今也只有好好劝劝阿久里了,他不在乎,他只要她活着就好了,只要他还在他身边就足够了。“阿久里……”成贞颤抖的声音唤醒了呆想着的阿久里。阿久里转身过去看着丈夫,心里的委屈伤心一下子就爆发了,背过身去抽泣。成贞抚了一下她的背,原本的抽泣就变得大哭,声声似利刃,刺痛每一个人的心,除了那个得到满足笑着乘轿子离开的将军大人。夜,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   几日后,成贞像将军大人表示谢意后,将军大人表示非常满意,得到了满足,再次提出要去成贞家,这让成贞一怔,“如何,成贞?”纲吉再一次问到,这是问句吗?不过只是告知而已。成贞只好回答道好,愤怒不安忐忑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七日后,纲吉再一次来到成贞府上,能乐会不过是个幌子,他要的还不是阿久里。继上次之后已经过去一周了,他对阿久里的想念却越来越强烈,若是一开始他还不确定他对阿久里的感情,那么跟她肌肤接触后,他对她就真的是不想放手了,即便她已为人妻,即便她已不再年轻,但她却抓住了他的心,甚至是她的每一个动作声音都能让他兴奋,她与其他女人都不一样,其他女人都恨不得天天被他宠幸,而阿久里不愿,但是情迷后的她却让他认为这只是欲情故纵,他觉得有意思想要跟她玩这个游戏,他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心甘情愿的跟他一起享受快乐的。阿久里更是不安,她知道这意味着她又要跟他接触了,唉~噩梦何时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会后,纲吉表示要沐浴,阿久里留下服侍。纲吉进来时阿久里正在打点沐浴需要用的东西,毕竟这位将军大人阴晴不定,还是仔细点好,免得出错。她专注着却忽略了进来的他。他忽然想要跟她玩点新花样,只有她才能让他这么有兴趣、有兴致。他慢慢地靠近她,站在她身后,再一点一点地逼近。她终于感到不妥,转身发现他贴着她站着吓了一跳,赶紧挪开。“失礼了,将军大人。您要沐浴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,您请吧。”还是早点结束,不然不知道他还会闹什么阿久里心里默念,但颤抖的手已经出卖了她。正和他意,阿久里你是逃不掉的,笑意渐浓。一步一步逼阿久里退后,阿久里慌道“将军大人,您、您、您这是要做什么?…啊…”他把她一个摆设前,忽如其来的亲密接触惊到了她。他身体的温度和身后摆设的温度简直是冰火两重天,而且他还越靠越紧,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。“阿久里,你可真可爱。”他贴着她耳朵道手在她腰背不停抚摸,说完便开始吻着她脖子,一阵酥麻感使得她忍不住叫了出来。阿久里连忙捂住嘴巴,并推拦着他,“嗯…嗯…将军大人,您还是快沐浴吧,水就要凉了。”她还在幻想可以逃出魔掌,而他却已经按捺不住了,不断加重手上的劲。“阿久里…阿久里…阿久里…”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吃掉她,开始脱她的衣服。她回想起上次,无论她怎么哀求,他还是不肯放过她,还要了她一次又一次。她到底哪一点吸引他了,令他那么念念不忘,让他不惜侵犯人妻,真是作孽呀。她想不懂,也无力挣扎,半推着他。“将军、将军大人求求您了,不要……”“嘘…阿久里,我要开始吃你了哦。”她还没反应过来,纲吉便已融入到她的身体了,“嗯?不要…啊、啊、啊…”整个身子瘫软在他身上,这样的体位让她身体变得更为敏感,他的一丁点儿动作都会牵动着她的身体,让她感到羞愧不已,让他感到刺激兴奋。她的眼里含泪身体却在享受他带来的快感。他的疯狂令她的理智渐渐瓦解,跟随着他的节奏沉迷在情欲中,忘掉了自己是谁。他看着她迷失的样子愈加卖力,这样的阿久里真的好美好美,忍不住在她身上留下属于他的印记,或吻或咬,脖子肩上的痕迹记录着他对阿久里的偏执、不顾一切。他从未如此沉迷于一个女人,她从未如此失态乃至于遗忘了身份,沉迷于情欲中的两个人,清醒着的旁观者们,都无法解救自己了。

by喵


就脑洞,建议观看视频,很好吃很带感~

无人像你 多么上心
所以别离后 周遭也陆沉

葬歌

夜,明公馆。
  明楼搂着怀里熟睡的女子,嘴角微翘却又不禁陷入沉思:大姐,多想你能一直睡得如此安心,不必再为我们忧心,不必再为明家的家业奔波,就这样安安静静过日子,与我一起过上你所盼望的生活。睡吧,睡吧,不要再彷徨,忘掉所有的悲伤。一切有我。
  “明楼,明楼……”女子轻声呢喃,“姐,我在,没事没事,继续睡吧。”大手轻拍她的背,与他年少时被噩梦惊醒时,她在他床边安慰他一般。睡吧,放下所有的渊源,你将忘记痛苦,你将忘记不安,就让黑白与对错,都随风飘散。
  思绪万千,回到他刚刚对她坦白的那一刻。“你究竟还要我怎样?啊?”“大姐,我只要你!”眼睛里的坚定让明镜不敢直视,“你明知道我们是没可能的!不要再说这种混账话。你我永远都是姐弟,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弟。什么都不要说了,你出吧,我累了。”对不起,明楼,你还有未来,我……已经没有选择了。“大姐……”明楼依旧望着眼前的女子,他最爱的女子,心疼着她为明家所有的付出,想要成为她的男人,这是妄念?这是妄念。“走吧。”所有的苦都留下吧,明楼,明楼,明楼……转身不愿再看他一眼,也许一眼她就会让自己的理智会让情感打败,如潮水般把自己淹没在深渊,再也无颜面对明家的列祖列宗。眼泪已止不住,却一如既往地倔强。明楼望着她瘦小的身躯,那背负着连男人都觉得会窒息的重担,从未听她说过放手。伸手搂住她,把她拥入怀里,方觉她是真实的。“大姐,我们谁也逃不脱这宿命,结局也许注定,但是,我愿承受所有的罪过和所有的伤,一切有我。”她颤抖的身子让他心痛得无法呼吸,“明楼……”带着哭腔的一声叫唤让他理智尽失,转过她的身子,轻抚上她的脸庞,为她拭泪,“别哭,别怕,你不该被惩罚,该受罚的是我。”四目皆是泪,她心疼,他心疼。“明楼啊……”话音未落便被明楼吻住唇舌,他都懂,不愿她再多说。在黑暗的怀抱里,越搂越紧,趁天还没破晓,愈吻愈深,愈演愈烈。     只因那个人是你,我宁可沉沦也不愿醒来;只因那个人是你,我宁可背上不伦的骂名也要爱你;只因那个人是你,我宁可痛得撕心裂肺也不愿放开你的手。
  “明楼,你怎么还不睡?”他出神了,连身旁的女子何时醒来都不知。笑笑,“我明家大小姐太迷人了,我舍不得睡,想要就这样看着你呀~”听着他的调笑,不禁红了脸,也庆幸有他如此爱她,“你呀,最会哄人了,快睡吧,我可没你这么好精力。哼~”嘟囔着,“哈哈~那可是,那么我也不能辜负大姐的称赞啊~”说着就开始行动了,“明楼,你明天不上班啦,快放开我!……明楼……”
别怕,别哭,一切有我。
睡吧,睡吧。

大姐
你回上海多久了?
一个多……啪!
我和你大哥是脱不开了。
大姐,我是不会再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