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特曼故乡的喵呜

纳尼么奈

纲吉×阿久里3

By喵

 

他可以为她狂也可以为她静,很矛盾很奇怪,其实这并不矛盾也不奇怪吧。

 

    “阿久里,去沐浴吧。”眼前带着微笑的男子轻声道,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刚才把她吃干抹净的人不是他一样。然而下身的交合却令她羞愧,只得颤抖的开口道:“将军大人,您可以先让老身退出来吗?”说完便转过脸不再看他。看着羞红脸的阿久里,纲吉很满足又开始逗弄她了,带着一丝戏谑说:“阿久里,我说的去沐浴——不是我一个人沐浴而是我们两个一起沐浴哦。”轻轻捧起她的脸吻了吻她的唇,果然阿久里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呢。“将军大人……”“还有,阿久里,以后不许再自称老身,直接用‘我’;叫我呢、嘛就叫我纲吉大人好了。明白了吗?”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了,他看着一脸茫然的她真的好兴奋高兴,真是可爱呢!抱紧她吻住她,慢慢退出来虽然眼前人依旧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。不是不可以直接这样带着她走,他只是想顺一下她的意,这也无妨不是?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……”再吻一下,“将军……”再吻,“阿久里,不听话可是要惩罚的哦~”他眉眼间洋溢着笑意,此刻倒像是夫妇之间的调笑情趣,她有些恍惚但还是立马反应过来,“纲吉大人,老身…我来伺候您沐浴吧。”说着便挣脱他的怀抱,做出一副请的状态,就当刚刚他说的一起沐浴只是耳旁风而已。哈哈哈也罢,反正你也逃不掉的阿久里。拉着她手随她的引导走到浴桶旁。不得不说,他真的很喜欢她拉着他的感觉,她的手相对于自己来说真的很小,纤细柔软,握住就不用担心她会跑掉了。心想着手上加重了点力,阿久里身子微微颤动还是继续引着他。阿久里不是不知道他让她改口称呼的用意,他希望他们如同普通的夫妇一般,但这怎么可能呢?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天大的错误,为何是她?为何偏偏就要她呢?

    “阿久里,为我宽衣吧。”他的语气真像丈夫的语气但他却不是自己的丈夫,现今她到底算是什么?梦何时方可完结?边想着边为他宽衣,她不敢直视他的身体即使他们彼此已经有过深入的了解,脸颊微微发烫,有紧张也有不安。继续低着头扶着他进入浴桶,他让她为他捏肩“阿久里,帮我捏捏肩吧,刚刚忙完真是有点乏了。”嬉笑着说出口,果然阿久里就更加羞涩了,但也得按着他说的来做。她不敢放松,眼前这位将军大人她可惹不起,更不知道他还会耍什么把戏来捉弄她,还是顺着来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屋内气氛一时静了下来,偶尔的水声都能拨动两人的心弦。“阿久里累吗?”他轻轻抚上她的手,把脸靠上去,就像小时候在她跟前撒娇的样子。这孩子气还是没变,可惜都回不到从前了。“纲吉大人,我不累。您沐浴好了吗?我伺候您穿衣吧,久了怕是会对您的身体不好的。”阿久里就像火苗,一靠近她,他就觉着自己在燃烧。他沉溺于她的温柔、她的笑、她的美……她的一切他都想据为己有,让她成为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,这样她就永远属于他了,任何人都抢不走她了。阿久里见他似乎走神便再次出声,“纲吉大人?”他加重手的力度,阿久里觉出不妥想要挣扎逃开,速度却不及他快,被他起身转身一把抱进了桶中,她的衣物瞬间就被浸湿了,她惊呼着,再一次被他吓到了。“纲吉大人,您这是做什么?快放开我,这会着凉的!”他不作声,把她圈在怀里,紧紧地紧紧地。她不安地挣扎着,“纲吉大人!”她怕,她怕他。“阿久里,我是真的喜欢你的,你懂吗?只有你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,就这样静静地让我抱一会吧。”他语气里透着依恋同时略带一丝无奈,我就这么可怕吗?阿久里?她有些触动,有些心疼,任由他环抱着她。他一开始真想试一下鸳鸯浴的滋味,但是现在只想好好抱一会她,靠在她身上的感觉真好,没有大奥里的那些算计,也不用烦心政事。她知道作为将军大人的身不由己、艰辛不易,她可以心疼他但她不接受他对自己的情意,她接受不了一个视如己出的孩子竟会对她做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的身体可以密不可分,可心呢?


纲吉x阿久里2

    by喵

     真是个好梦(p≧w≦q)

       将军大人是什么时候走的,阿久里也记不清了也不想记得,缓了缓咬牙把衣服穿好,收拾一下包括自己,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,她多希望那只是一场噩梦,醒来后一切都如初,她还是成贞的妻子、可以与他一起日常嬉笑直到死亡。然而现在她要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丈夫以及女儿等人呢。然而头上散落的几根细发就时刻提醒着她,这是真的,不会轻易过去了的。阿久里的眼里似乎已无生气,茫然无措不知该如何做,到底她还能怎么做呢?毕竟他还是会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成贞冷静下来,慢慢走近妻子。他只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,阿久里可是他心尖上的人,如今自己却眼睁睁看着她受伤害无法施救,他比谁都更痛,事到如今也只有好好劝劝阿久里了,他不在乎,他只要她活着就好了,只要他还在他身边就足够了。“阿久里……”成贞颤抖的声音唤醒了呆想着的阿久里。阿久里转身过去看着丈夫,心里的委屈伤心一下子就爆发了,背过身去抽泣。成贞抚了一下她的背,原本的抽泣就变得大哭,声声似利刃,刺痛每一个人的心,除了那个得到满足笑着乘轿子离开的将军大人。夜,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   几日后,成贞像将军大人表示谢意后,将军大人表示非常满意,得到了满足,再次提出要去成贞家,这让成贞一怔,“如何,成贞?”纲吉再一次问到,这是问句吗?不过只是告知而已。成贞只好回答道好,愤怒不安忐忑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七日后,纲吉再一次来到成贞府上,能乐会不过是个幌子,他要的还不是阿久里。继上次之后已经过去一周了,他对阿久里的想念却越来越强烈,若是一开始他还不确定他对阿久里的感情,那么跟她肌肤接触后,他对她就真的是不想放手了,即便她已为人妻,即便她已不再年轻,但她却抓住了他的心,甚至是她的每一个动作声音都能让他兴奋,她与其他女人都不一样,其他女人都恨不得天天被他宠幸,而阿久里不愿,但是情迷后的她却让他认为这只是欲情故纵,他觉得有意思想要跟她玩这个游戏,他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心甘情愿的跟他一起享受快乐的。阿久里更是不安,她知道这意味着她又要跟他接触了,唉~噩梦何时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会后,纲吉表示要沐浴,阿久里留下服侍。纲吉进来时阿久里正在打点沐浴需要用的东西,毕竟这位将军大人阴晴不定,还是仔细点好,免得出错。她专注着却忽略了进来的他。他忽然想要跟她玩点新花样,只有她才能让他这么有兴趣、有兴致。他慢慢地靠近她,站在她身后,再一点一点地逼近。她终于感到不妥,转身发现他贴着她站着吓了一跳,赶紧挪开。“失礼了,将军大人。您要沐浴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,您请吧。”还是早点结束,不然不知道他还会闹什么阿久里心里默念,但颤抖的手已经出卖了她。正和他意,阿久里你是逃不掉的,笑意渐浓。一步一步逼阿久里退后,阿久里慌道“将军大人,您、您、您这是要做什么?…啊…”他把她一个摆设前,忽如其来的亲密接触惊到了她。他身体的温度和身后摆设的温度简直是冰火两重天,而且他还越靠越紧,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。“阿久里,你可真可爱。”他贴着她耳朵道手在她腰背不停抚摸,说完便开始吻着她脖子,一阵酥麻感使得她忍不住叫了出来。阿久里连忙捂住嘴巴,并推拦着他,“嗯…嗯…将军大人,您还是快沐浴吧,水就要凉了。”她还在幻想可以逃出魔掌,而他却已经按捺不住了,不断加重手上的劲。“阿久里…阿久里…阿久里…”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吃掉她,开始脱她的衣服。她回想起上次,无论她怎么哀求,他还是不肯放过她,还要了她一次又一次。她到底哪一点吸引他了,令他那么念念不忘,让他不惜侵犯人妻,真是作孽呀。她想不懂,也无力挣扎,半推着他。“将军、将军大人求求您了,不要……”“嘘…阿久里,我要开始吃你了哦。”她还没反应过来,纲吉便已融入到她的身体了,“嗯?不要…啊、啊、啊…”整个身子瘫软在他身上,这样的体位让她身体变得更为敏感,他的一丁点儿动作都会牵动着她的身体,让她感到羞愧不已,让他感到刺激兴奋。她的眼里含泪身体却在享受他带来的快感。他的疯狂令她的理智渐渐瓦解,跟随着他的节奏沉迷在情欲中,忘掉了自己是谁。他看着她迷失的样子愈加卖力,这样的阿久里真的好美好美,忍不住在她身上留下属于他的印记,或吻或咬,脖子肩上的痕迹记录着他对阿久里的偏执、不顾一切。他从未如此沉迷于一个女人,她从未如此失态乃至于遗忘了身份,沉迷于情欲中的两个人,清醒着的旁观者们,都无法解救自己了。

by喵


就脑洞,建议观看视频,很好吃很带感~